BANNER

年度觀察:豬用疫苗市場總體下降70%,禽疫苗企業增長平均超過30%

網站首頁    行業動態    年度觀察:豬用疫苗市場總體下降70%,禽疫苗企業增長平均超過30%

年度觀察

記憶中北方平原的冬天,大地會覆上一層墨綠,灰藍的天空透著冰白,犁耙收歸倉房,耕牛吃起干草,鍋碗里不見紅薯蘿卜白菜,早晨的霧氣中只余麻雀和喜鵲嘰嘰喳喳,除了曬日頭人們不愛動彈,憊懶而無趣。

 

一切喧囂與熱鬧都擠在了房子里,等待春天。

如果說,2019年對動物疫苗行業來說是一個漫長的冬天,非洲豬瘟就是籠罩在這片大陸上不肯散去的云團,不時帶來一陣陣狂風驟雨暴雪,多數的時間,它只靜靜遮去日頭,看著這個冬天變得更加混亂、無序、寒冷。

 

1

 

190億的盤子,一下子減少了40多億的豬市場,也一下子增加了10億的禽市場,在十五年的高速增長戛然而止后,又顯出調頭向下的跡象,資本市場過山車一樣,有超過35家企業在盈虧平衡線下活著。

于是,人們開始驚慌,試圖抓住些什么。

有心灰意冷者準備出手的;有不甘心幻想者繼續吹泡泡造彩虹粗糙地涌進診斷制品、抗體、禽、寵物的;有饑不擇食者紅了眼干些非法自制勾當的,有堅毅者埋頭扎進地里守護豬與市場的;有宏志者在技術上開疆拓土的;有身生禽翅的幸運者乘勢高飛的;也有新來的站在原地蒙圈;更多的是陷入迷思站在原地懷念著昔日榮光的。

 

2

 

就像80多年前中國動物疫苗工業建立時的那場戰爭一樣。同樣一樣的,是人們恢復冷靜后逐漸建立起的信心與決心。

 

 

迷思之一:

有多冷?

 

豬的冷真的很冷。

豬用疫苗市場總體70%的下降,超過了豬的下降量,覆蓋了所有的品種所有的企業,只是程度不同。

 

豬瘟和偽狂犬疫苗下降幅度小,相對比較能真實體現免疫量。

 

下降更多的是因為起初的恐慌引起的免疫率的下降。疊加上企業自身的產品、區域市場、渠道、服務、應對措施等特點,還有十分重要的運氣,每個企業的下降程度并不相同,看上去頭部企業下降幅度大,實際上尾部企業和新建企業的日子更難過。

 

聰明的企業選擇了減少市場動作,下沉渠道市場,有資源的發力其他品種市場。比較吊詭的是,區域養殖量恢復時,受制于市場避險機制和獸醫服務能力,企業當下并沒有技術信心和手段去同步恢復部分品種的免疫率。這也是來年市場考驗企業的地方。值得關注的是,整個市場營銷體系在沖擊后的升級。

 

3

 

禽的熱下面藏著冷。

家禽市場和豬的市場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情景。

 

禽疫苗企業2019年不增長個10%都不好意思,頭部企業的規模效應顯現,增長平均超過30%。

 

整體的增長除了家禽養殖量的原因,還有就是低日齡免疫、免疫減負等體現在法氏囊、腺病毒多聯產品用量上的增加,前幾年水禽產品的投放在2019年初帶來回報。

 

整個市場的企業集中度更高,禽凍干疫苗除了馬立克產品,新城疫、新支系列都出現了市場占比超過35%的超級龍頭。這直接造成了以規程內傳統產品為主的新進企業和規模較小企業的日子更加艱難。

 

值得關注的是免疫次數減少,復雜免疫程序下的產品協同。

寵物不熱

整個寵物疫苗市場未來幾年仍舊是進口疫苗的天下,不管是合資項目還是在研產品,技術兌現的周期還很長,加上渠道利潤空間低,市場并不買賬。

 

企業真正企盼的是狂犬的政采化和普免化。對于2019年選擇發力的企業來說,冷水還要潑很久。

 

 

迷思之二:

格局生變?

 

4

 

一季度、半年時一眾上市公司業績的發布,行業從業者喜者狂歡悲者哀鴻。

 

人們的期待集中在非瘟疫苗是否能夠帶來新的行業格局?可新疫苗研發是嚴肅的科學過程,需要一定的時間。

 

真實的市場中,整體市場格局在2018年后已經奠定,彎道超車的可能性不大,無非是前三梯隊排序微調,無非是資本進入,小企業退出。

 

新GMP和新獸用生物制品管理辦法的征求意見,體現了政策在有序引導產業通過市場的力量和技術進步取得發展,加快市場格局固化。

 

2019年,頭部企業的日子多數還不錯,下降幅度不算大。完成六條腿布局的頭部企業手里的牌碼比較多,東方不亮西方亮,除了個別企業的特殊原因,比如并購整合進程、產品結構、本身處于下降周期等。

 

前三甲的隊伍仍舊是中牧股份、易邦生物、生物股份,可能排序有變。第二、三梯隊起了些小波瀾,普萊柯完成了整體布局,科前上市,瑞普、天康生物的禽流感布局開始收獲,大華農依舊背靠溫氏風生水起。

 

比較意外的是診斷制品市場甫一誕生便墜入紅海。受政策紅利影響,市場規模從10億攀升到35億,又快速下降到20億左右的預計。未來很可能變成頭部企業并購超市。

 

真正刺刀見血的是,新的獸用生物制品經營管理制度將帶來的市場競爭和擠出效應。

 

迷思之三:

技術進步空間在哪?

 

經濟動物的養殖是追求經濟效益的。

 

行業一位英年早逝的科學家說過,目前動物疫苗的技術進步不是純粹科學技術的問題,而是技術與成本控制的平衡。

 

這個很容易理解,一只狗的打針疫苗可能幾十上百元,一只雞的免疫成本在幾分幾毛錢。也就是說,我們能應用在動物疫苗尤其是經濟動物上的技術是有很低的成本天花板的,關鍵是工業化大生產后能否適配養殖業的經濟效益追求,技術應用的進步要充分符合市場的需求。

 

如果說,過去十年的產業技術紅利是基于多聯多價技術、懸浮培養、基因工程疫苗、高倍濃縮、純化。

 

那么2019年顯現的更為突出的問題是:多聯多價技術的發展和聯合免疫方案能否在新的生物安全要求形勢下繼續帶來市場紅利?懸浮培養技術的應用能普及到多大范圍?如何控制片面追求高效價高抗原含量導致的濃縮、純化過度應用?新的基因工程疫苗技術的應用范圍?佐劑?

 

疫苗研發技術的突破近年屢屢給人驚喜,除了基因工程疫苗產品越來越多,2019年家禽五聯產品的在臨床審批中的出現,成為一個意料中的小小驚喜。

 

下一個突破點在哪里?

 

5

 

產業企業應該更加聚焦于通過生產工藝技術的進步,尋找提高產品品質、降低成本的平衡點。這也是我國動物疫苗企業和國際動保企業的主要差距所在,也是普通疫苗產品遲遲難以打開國際市場。

 

在過去的十年中,企業數量的擴張,一方面帶來產品的同質化,另一方面也導致生產工藝水平的參差不齊。

 

企業之間生產工藝水平的分化導致的競爭力差距在加大,頭部企業五聯疫苗出現的同時,許多企業仍舊連四聯疫苗的工藝都無法穩定。

 

更上游的橫亙數年的問題是,高品質原材料的穩定供應制約,比如SPF種蛋、SPF豬、牛睪丸、血清、冷鏈包材等等。令人欣喜的,年底中國獸藥協會推出了動物疫苗瓶的團體標準。

 

迷思之四:

企業該如何服務?

至今,養殖場的獸醫服務主要來源仍舊是疫苗企業為主的供應商體系提供。這種服務是附著在產品之上的免費服務。

 

隨著養殖業對獸醫服務要求的提高,服務需求不再是傳統的看病打針喂藥,也逐漸超出疫苗企業的利潤空間和技術能力。同時,產品和服務之間存在一定的沖突。這也是發生疫情后,疫苗企業退避三舍的主因。

 

大型養殖集團則不成問題,核心的是缺乏技術能力的中小規模場,這也是高度依賴疫苗生產企業和經營企業的市場群體。

 

非洲豬瘟后,行業有一種思考是:誰來為中小規模場提供專業化的獸醫服務?

 

疫苗企業需要盤算下,以后除了賣產品,該給養殖場提供哪些獸醫服務?如何提供?這可能會成為未來市場競爭的一個點。

 

“希望在哪里?”

 

6

 

回頭看即將過去的一年,有一件件小事,總能讓人燃起希望,保持冷靜與克制,相信日子會好起來,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1、行業仍舊在有序化。比如新GMP政策、打擊非法制售疫苗、2020年強制免疫計劃等等。

2、新的服務業態。比如勃林格殷格翰的整合動物健康管理方案系列工具,有養殖場生物安全風險評估工具“Combat”、豬場監測工具“Soundstalk”、免疫效果評價工具“勤來禽網”。

3、小眾市場小眾產品的爆發。比如抗體市場、診斷制品市場的驚喜。

4、下沉渠道者的收獲。比如齊魯、華威特、科前。

5、產品協同者的收獲。比如易邦、乾元浩、哈藥。

6、專注技術創新者的收獲。

 

這一年結束的有些倉促,匆匆而來,匆匆而往,許多事還在進行中,還沒有辦法下一個結論。不變的是,榮者自安安,辱者常碌碌。就像北方平原的冬天,除了冬小麥濃簇的綠意,泥土下,屋子里,生機深藏。

 

編輯|牧芷

原標題:凜冬下的迷思與希望

來源:智牧研究院

2020年1月3日 08:46
?瀏覽量:0
?收藏
亚洲综合色情免费视频